菩提心的力量

自从进入三级修学以来,“轮回与解脱”一词,已无数次在法义中见过,也在导师的开示中多次听过,但我只是停留在法义的文字理解层面,或者肤浅的观想中。然而,在经历了大姐癌症治疗的一年里,在她面临死亡的痛苦情境中,我对此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一年前,大姐检查出胰腺癌,经手术治疗无效而扩散,所有的药物治疗都无能为力。每天做三皈依定课时,导师都在提醒我们“人在死亡面前,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”,那怎么办?这个问题时刻在我脑海中显现。

我试着跟大姐讲一些佛法,目的是要改变她的心念,减少痛苦。由于我对佛法认识浅薄,加上大姐她的成长经历、家庭身份以及工作优势所形成的我慢和我执,我说服起来难度很大。她不容易接受因果和生命无常,所以对佛法的接受显得摇摆不定!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大姐病情恶化,我深知她面对死亡的一刻即将到来。回想先父在2015年元旦往生时,书院师兄的发心助念,使他老人家往生时瑞相安详的情景历历在目。我随着修学的深入,对轮回和解脱加深了认识,知道只有三宝加持,发菩提心,才能真正帮助众生了脱生死,走向解脱!因此我发心为大姐做临终助念,无奈自身力量微薄,只有得到书院师兄的慈悲帮助,才能圆满此愿!

正月初八那天,大姐又高烧入院,看着大姐在病床上痛苦呼叫,感知离逝而挣扎,我的心都碎了,但又无能为力。初十那天,她处于昏迷状态。医生发出死亡通知,得到消息后,我急求慈善组隆华师兄。在师兄的指导下,说服了大姐子女亲属,让大姐离开医院,回家接受佛法助念——帮助她安息往生净土!

随后隆华师兄和宇通师兄赶到,在群里发布慈善助念通知,不久义工菩萨们都陆续赶到,助念开始。随着阿弥陀佛圣号的念诵声响起,大姐痛苦声减弱,进入弥留状态。隆华师兄多次在她耳边开导,叫她老人家神识离开已坏逝的身体,但她老人家还是执著最后一口气。师兄们感到她寿元未尽,为保留助念精力,部分师兄离场,智恺师兄留夜观察情况变化。

第二天下午四点,大姐离逝,义工菩萨第二次助念又开始了。师兄们不顾天气寒冷和上班后的疲劳,发心陆续赶来助念,轮流互换。回想导师的开示:“发菩提心,行菩萨行,才能帮助众生走出轮回,解脱生死”,面对师兄们的发心和心行,我深感惭愧和感动。我克服了这几天的不眠疲劳和失去亲人的悲伤,参与到助念中来。

深夜,佛号声回荡在现场,我观想着佛光,忘记了恐惧,眼前呈现的是诸佛菩萨的法场!助念在清晨6点圆满结束。看着大姐助念后面容安详、肢体柔软,她的子女们也跟着师兄念佛。此刻,我为大姐深感安慰!

随喜赞叹师兄们的菩萨行,此次助念也坚定了我修学的信心。去年由于身体和自身能力的问题,我多次有过放弃修学的念头。现在经历的一切,让我有坚定的信心克服困难,跟随师兄们,在菩提道中稳步前行!

感恩导师!感恩三级修学!感恩师兄们!感恩一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