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茜:深深的感恩

大爱的义工师兄

印象中应该是初次营员见面会时,义工师兄透露,本届静修营义工和营员的比例几乎是一对一,我有些震撼。全程静修营,被义工师兄们专业而慈悲的服务深深感染。

静修营开始之前的几天,就收到寝室长的短信、微信,各种温馨提示,展示西园当下风景,心里已经暖暖的。报到那天,从进入西园寺东门开始,每隔几步路就有引领员师兄引领。排班、进出三宝楼、用斋,引领员师兄的身影无处不在。39度的高温,师兄们就这样在毒日下静候着我们,通红通红的脸,湿答答的小黄衫,真是让人心疼。头发花白的老义工菩萨,总是在三宝楼的拐角处给我们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斋堂里身穿皮裙,面带口罩,怀抱大钢盆的师兄,整齐站立一排,等着我们坐下。突然出现的降暑大冰块、西瓜,给师兄们开胃的辣椒酱,师兄们的细心常常在用斋时给我们带来惊喜和感动,给炎炎夏日带来清凉。斋堂止语,我只能对他们深深鞠一躬以表感恩。

三福楼前每日更新的文宣栏,每一个美丽的瞬间,重要的时刻,总是及时展现在我们眼前。读书会、插花学习、艾灸理疗、中医养生,义工师兄们简直是全能的,视听组、主持组、导演组的师兄们放在世间里,也绝对是一等一的精英。据说炒菜组还隐藏着一位复旦教授。我何德何能,可以接受这些精英师兄们专业、细致、贴心又慈悲的服务啊。只能将导师的那句“莫将容易得,变作等闲看”时时放在心上。

我想,我所见到的,充其量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,师兄们背后的付出与辛劳,不经历过是无法体会的,深深地感恩他们,学习他们。启白三宝加持,下一届的暑期静修营,小黄衫里也要有我的身影。

再见济群导师

在来静修营之前,有幸见过导师两次。一次在深圳,一次在厦门。五一虽然去了西园,却连导师的背影都无缘看见。但是静修营短短的7天时间里,在三宝楼,在西花园,在大雄宝殿前,在寮房,远远的或近距离地接触导师多次,感觉一年的遗憾都补了回来,也觉得好幸运。

初次是在大合影时,大家排好了队,法师们过来一起合影,导师泛白的僧衣,翩然的步伐,即便离得很远,也一眼就能认出来,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,怔怔地望了导师许久。

西花园的早晨偶遇导师,有机会向导师正式恭敬地顶礼一次,抬头时已经想哭,向导师自我介绍时,情绪几乎要控制不住。怎么会有那么多眼泪呢,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见导师的激动,还是修学不精进的惭愧,或是对导师深深的依赖。

后来就总约舍友师兄到西花园散步,几次在湖心亭的这一头,望着导师从那一头走过来,导师的每一次出现,都让人惊喜万分。一路上,师兄们有找导师签名的,有请求和导师合照的,导师都慈悲地一一应允。跟在导师身后散步,能感受到一种任何地方都没有的清凉,让人那么沉醉。

导师带领皈依共修,《三宝歌》才开始我就泪如雨下。每一句发心,每一句忏悔,每一句供养,每一句佛号,每一条戒律,每一份愿心,字字掷地有声,在三宝楼的上空回荡。导师传授的三皈五戒,同样震撼我心。有三宝在,有导师在,一切的修行效果都能被扩大无数倍。

深圳地区的师兄专门去拜见了导师,我居然还有机会和导师说起修学上的问题。导师说的“平时多花时间修学,克服散乱,多学习八步骤的视频,参加八步骤的培训。”我一定铭记于心。

西园最神奇的大鼋方方,据说四百多岁了,但是7天里都没机会见到它浮出水面。放生池的鱼似乎都会修习禅定。西园并不特别大,但是我永远找不着方向。年轻的营员师兄们个个都很单纯,还才艺双全,好厉害。

在西园的最后一天,中午在斋堂吃完面条,一出门就看到导师摇着蒲扇倚在天王殿前的护栏上,和师兄们谈笑风生。站在导师附近,感受着导师的加持,我可以毫无遗憾地离开了西园了。

西园寺的建筑处处表法。三宝楼里的佛像一直静静看着我们来来去去,如如不动。大和尚好和善,法师们行走都非常有威仪。虽然身处闹市,但西园永远清净。

多么希望留在西园,时时都能依止在导师身边啊!

参加暑期静修营,是我人生中非常宝贵的经历,深深地感恩。

感恩三宝,感恩导师,感恩大和尚,感恩法师们,感恩义工菩萨们,感恩所有的营员师兄们,感恩一切众生!